•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花间色 > 第140章 蛰伏

    第140章 蛰伏

    书名:花间色 作者:沧澜止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

      三女出了院门,走远了些,明月才壮着胆子质问明容

      “你作甚要叫她走啊,万一,万一她以后不回来了呢?”

      明容站在廊下,系上丫鬟递上的披风,闻言回眸瞧她,“等你长大了,就会觉得如果她不回来,可能会更好一些”

      然后她就走了

      明月懵懂,看向明黛,明黛其实已经有些想法了,但看着明月单纯无邪的眼睛,她转过脸,轻哼道:“这都城里的男人十有八九是要娶妻纳妾的,还不如去外面找找”

      这个理由很突兀,但前所未有说服了明月,她恍然,好像一下子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那....她真的会走?什么时候走?”

      明黛皱眉,“不知道,也许也走不了”

      她看向主屋位置,暗想大伯也不知道会怎么做

      这两父女之间的事,外人谁也断不了乾坤

      ——————

      一夜混乱,各司处理尾事,也各自护送诸重要人物回行宫居所,至于此后会生起多大的波澜就不知道了,但以明容的猜测,不会太大,因为今夜只隐秘涉及先帝,涉及当前朝廷为斐武道肆意践踏的尊严,在场的护卫跟下人等自会被严令禁守,而在场的人都有身份,或者利益相关,也不会对外宣扬

      雪中,树梢尖,一女踏足而立,边上女子顺风而来,落在边上竹梢

      “梨师妹,今夜之事,皆为真实?”

      梨师妹偏过脸,看了褚兰艾一眼,“关于蝶恋花,是真的?关于朝廷政治?我不知道”

      即便知道,她也不会说

      褚兰艾已经得到答案了?神色颇复杂?却也道:“我知道规矩,本也没问朝廷”

      梨师妹:“但你若要插手?就跟朝廷有关”

      “师妹说笑了,我一介女子”

      “她也一介女子?却也已然涉入”

      “....”

      虽是师妹?但褚兰艾一向知道对方心眼通透,自己的心思怕是瞒不住

      她看向远方,于树上风雪中青丝飞扬,她是清透如珏的公主?却道了一句?“那不太一样,她是被迫无辜的,而我...可能并不无辜”

      她说完这句话,自己都有些惊讶,习惯了将谢明谨等同谢家?但经过今夜一事,她反而会不忍

      那个体质羸弱的女子?今夜怕是极痛的,此生难消

      而且先帝之事?对她可能还是有些影响的,泰半因为她的心也有一半在武道吧

      细算起来?褚氏是始作俑者么?

      梨师妹瞧着她昏暗不定的眸色?暗想如她们这样的王族或者世家贵女?心机深沉是不假,可到底在尊严荣辱这块上是绝对单纯极致的——高傲

      因为高傲,愿意去反省身手的瑕疵,而非那些一味想掩盖之人,所以她能入外门,否则白衣剑雪楼也不会收

      “政治之事,我不懂,也不想懂,但今夜不是一个结局,而是开端”

      梨师妹其实是在提醒褚兰艾,若是开端,就不要涉入

      后者却反问:“师傅让你入世,只为保护君上?还是已然察觉到了会有今夜变故,要调查那隐秘两人?”

      梨师妹蹙眉,稍稍摇头,“师傅没说,当年的事情,于她好像也很茫然”

      茫然?褚兰艾有些惊讶,在她心中,世上再无一个女子比师傅更至高无上的,其心之空澈为她平生难寻,要么不知此事,为何是茫然?

      但梨师妹虽不涉政治,心思干净通透,却也有一颗极敏锐的心,怕是真的察觉到异样

      “若是不知,那这两人就越发危险了”褚兰艾一直觉得褚氏的天下尚算安稳,就是因为对白衣剑雪楼有信心,可现在...她对褚氏没有太大信心,尤其是这些年来认知的堂哥褚律,她总觉得失望

      “师门会查,师妹近些年可要远行?”

      这不是询问,而是一种建议

      褚兰艾了然,沉默片刻,忽道:“如果这两人蛰伏如此之深,那么,经过今夜之事,要么因为那斐无道而露出爪牙,要么蛰伏更深,但要抓到他们的蛛丝马迹,有一个人比斐无道更敏感”

      两女对视一眼,天地之间,风雪尤在她们眼中

      ————————

      这一夜,于许多人而言十分难熬,熬过了,却如一些人预判的那般,波澜不惊,粉饰太平,该知道的不会说,不该知道的,知道了也不敢说,其余大部分都是茫然无措,只知道昨夜有来者不善,让皇族避讳,那就更没人敢刺探了

      此后便是延续了三天的大雪天

      苏氏所居棋离庄,苏冰纨走过茶室耳偏房,见了自己的随从,低声问:“她....这么样了?”

      “禀公子,谢家铁桶一般,根本进不去,谢国公治家森严,里面暗卫云集,我们也不敢刺探,但瞧着并无大动静”

      “没有大动静,说明没闹出来,可没闹出来,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随从见苏冰纨玉白脸庞露出痛色,他是跟随后者多年的书童出身,自知道后者多年爱慕谢明谨

      “公子放心,我会继续帮您看着的,如有消息,一定传达”

      “若有什么人传出不好的消息....让人处理下,万万不要损她名声”

      “好”

      苏冰纨回身,走回茶室,室内,朝廷中的清流砥柱跟新锐门生都在,其中包括徐秋白跟庄帏,案首在座的是他的爷爷苏太宰,还有临门做客谈学政改革的赵太傅

      坐下后,苏冰纨抬眸就对上了对面的徐秋白目光,前者愣了下,但还是露出干净温和的笑容,后者也略一颔首

      习谈结束后,诸人各自离开,苏太宰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就回后院休息,苏冰纨代为送客,但论身份,也只有赵太傅是能让他亲自送的,其余人各自由府中管事相送

      徐秋白回头看了一眼,看见苏冰纨跟赵太傅漫步走向梅园那边

      ——————

      梅园之中,梅吐香,微含雪,在如此唯美意境中,赵太傅开口便惊天人

      “虽然出现了一个斐无道,解决了斐无贼,这等变故不在控制中,但好歹局面还有利于我们,谢家危机已显,谢远一面要抵抗来自武林的压力,一面要承担先帝密令的结果,正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不知苏公子你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

      苏冰纨闻言回头瞧他,“我记得赵太傅跟谢远当年是联手拿下了言太傅的,怎如今这般着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