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反派天天想和离 > 第二二九章 随身利器

    第二二九章 随身利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陈望书眼眸一动,“借人兵器,确实唐突……但人命关天……我们如何能够见死不救?”

      “瞧着郡主这般模样,望书也是心急如焚,嬷嬷且等,我这便取来。待用毕了,嬷嬷遣人给我们送回来便是。”

      “只是拿兵器镇压邪气,这事儿说出去到底不符合孔孟之道,还请嬷嬷莫要对外声张。”

      毛嬷嬷大喜过望,陈望书这里的句句话,都说到她的心坎坎上了。

      “那是自然,事关我家郡主的清誉,我们阖府上下,都不会透露半个字的。”

      陈望书郑重的点了点头,荡漾的裙摆,出了门自去取东西不提。

      站在一旁的颜玦,抬了抬脚……

      不是,娘子,要借出去的,不是我的佩剑么?怎地我这个剑主人,宛若空气一般!

      不过转念一想,颜玦又觉得甜蜜了起来。

      他伸手摸了摸刚被陈望书亲过的脸,他的自然就是陈望书的,陈望书越不拿自己当外人,岂不是越说明她中意他!

      陈望书自是不知晓颜玦脑补了这么一出,不然的话,她定是要大呼三声,这个人有毒吧!

      她莲步曼曼,手中倒是没有拿着长剑,却是拿了一个造型古怪的锥子。

      说是锥子,其实就是一个圆滚滚雕着花纹的木手柄,前头有一根尖尖的粗铁针。

      倒像是李白搁石头上还没有磨成绣花针的铁杵。

      陈望书忧心的看了一眼和熙郡主,将那铁锥子,递给了毛嬷嬷。

      “嬷嬷,是要凶煞之气重的吧,这便是颜玦最凶的兵器了,剑名无形!您用完了,记得还回来。”

      颜玦有些呆滞,不是,娘子,我何时有这么一把剑了!

      毛嬷嬷更加呆滞,她的眼睛皮子跳了跳,有些迟疑的说道,“夫人,若是老奴没有打眼的话,这东西……这剑同厨上杀鳝鱼的利器?有九成相似。。”

      陈望书竖起了大拇指?一脸敬佩之色。

      “嬷嬷好眼力,这就是厨房里杀鳝鱼的。你且先别慌?听我道来。”

      陈望书说着?走到了颜玦身边,牵起了他的手?“嬷嬷你看,他这一手的茧子……虽然他主要是使剑的?但平日里练功?用的都是这个。”

      “那佩剑,只是在战事当中,杀了几个小兵而已,便是那城中屠夫的刀?都比那个来得凶煞一些。可这把无形?就不同了。”

      “正所谓无形胜有形,心中有剑,则万物都是剑。颜玦是如何练就一身剑法的,便是靠的这把无形。人站水中,以耳听声?以针为剑,戳死池中的鳝鱼?小虾,鱼苗……”

      “鳝鱼宛若游蛇?滑溜得很。小虾在水中透明,几乎隐形。鱼苗细小?若非快很准?那是绝对戳不中的。若是这些生物有灵?定当把这把无形,封为绝世凶器!”

      “颜玦用无形练习剑法之后,他那脚上沾染的血迹,三日不得消退。全府皆食河鲜,两日食用不完。别看无形生得普通,死在它手中的生灵,那是数以万计,可谓大凶!”

      不是!颜玦的内心十分复杂。

      娘子啊,你说的那个杀鳝鱼狂魔,不会是我吧!

      脚红三日……这是个什么诡异的世界!说得他如今就很想脱下靴子,检查一下,自己的脚到底有没有红!

      陈望书说着,依依不舍的抚摸了一下那铁针,“嬷嬷,你看,这针是不是看着都泛红,血迹渗透其中。若是再杀下去,怕不是要生出剑灵来了。”

      “若是人命关天,这等秘法,这等利器,我是绝对不可能拿出来的。还请嬷嬷切记,不要对外伸张,泄露了我们颜家的练功秘法!”

      毛嬷嬷有些懵。

      若是旁人来说,她定是要说,你忽悠谁呢!

      可你看看陈二姑娘那一身的浩然正气,那斩钉截铁的语气,那悲天悯人的大义……

      陈望书说着,叹了口气,“嬷嬷,我知晓你觉得不可思议,甚至以为我不想借剑,便随便拿了个东西,来哄骗你。但是……若不剑走偏锋,哪能有不可思议的奇迹呢?”

      “我夫君他……嬷嬷今日登门,不也是被逼无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么?”

      毛毛接过那杀鳝鱼的针,看了看手柄上刻着的扈国公府的家徽,点了点头。

      “夫人说的哪里的话,夫人便是不借,那也是人之常情。夫人待人真诚,老奴替我家郡主,再三拜谢。待我家郡主好了,一定亲自设宴,感谢夫人大恩。”

      “时候不早了,老奴先行一步,这就回府禀告王妃,去求神医救治。”

      陈望书点了点头,“你着急,我便不多留和熙了。木槿送客,悄悄着些,莫要叫人知晓郡主来了,还借了剑。”

      木槿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诺。”

      ……

      待木槿走一走。

      陈望书一个转身,捂住了颜玦的嘴。

      “别说话……”

      颜玦的脸瞬间红了,“吻……吻你?”

      陈望书抬脚就是一踹,往后猛跳了一步,鄙视的瞪了颜玦一眼,“想啥呢你!进了一趟皇宫,脑袋瓜子都被染黄了不成!”

      颜玦咳了咳,脸越发的红了,不是他淫者见淫,实在是马车上陈望书亲的那一口,后劲太大,他到现在,都还晕乎乎的呢。

      “娘子,那个杀鳝鱼的,是哪里来的?那个怎么能够杀鳝鱼呢?”

      他一个常年生活在国外的“假老外”,吃喝都有人准备好的“并不霸道的总裁”,怎么可能会杀鳝鱼……更不用说,练就这般神功了!

      不是……这神功谁想要谁拿去!

      陈望书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识民间疾苦!杀鳝鱼的东西,当然是从厨上来的啊!怎么杀得?嘿嘿……”

      陈望书说着,甜美的笑了笑,浑身都带上了家庭主妇的甜美气息。

      “就是这样”,陈望书从头上拔下来一根簪子,啪的一下,扎进了桌面上摆着的一块点心里,“拿针钉住鳝鱼的脑壳,再拿刀划拉一下,剖肚去骨……”

      颜玦一个激灵,他算是想起来了,陈望书当初演过一个神经病女杀手。白天她是温柔的家庭主妇,尤其擅长做饭。到了夜里,丈夫熟睡之后,AK47一扛,出门杀人去了……

      她在杀人之前,都会说一道菜的做法,十分的奇葩。

      “咳咳……你又没有跟木槿打好商量,她如何知晓去厨上拿这个来的?”

      颜玦果断的转移了话题,我家娘子有些疯魔,我随时要担心英年早逝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