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分类玄幻魔法仙侠修真都市现代历史穿越网游竞技恐怖悬疑女生频道
  • 首页 > 言情小说 > 我家皇后又作妖 > 第638章 咱们回头见

    第638章 咱们回头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朱永宁一声令下,反军严阵以待,迅速一字排开,各自找到位置,举起手中兵器

      君安楼众人却是齐齐舒气

      成了!

      总算将朱永宁逼到动了手!

      干戈一旦开始,便不会叫他们轻易中止!一定将他们彻底耗在这儿!让他们再抽身不得!

      一早就做好准备的缠斗,终于来了!

      谁叫朱永宁是个精的,不把他逼到一定程度,未必会上当在陶老亲眼目睹将军府在对冯侍卫一行人下杀手还拿了圣旨出来钓鱼后,他便与荣安直言:只是这样还不够

      对朱永宁来说,最好的上位方式绝对是悄摸和平上位,他不到迫不得已,一定不会彻底扯下他的画皮

      “那厮能十几年如一日的忍耐,可见其心性此番大局,他亦是谋划多年,准备充分他不是冲动性子,绝不会凭一腔热血就冲动而为他一定要确保,灭了将军府比回到宫中更要紧,更迫在眉睫,才会下令动手!”

      陶老的判定得到了紧随而来的几位阁老的一致认定

      于是,荣安那张空白圣旨被重新派上了用场

      几位阁老都是能人

      他们很快就以圣上口吻拟了一道旨意

      早先荣安忽悠冯侍卫时,可不敢直接在空白圣旨上乱写她是在类似材质的白绢布上胡乱写满了字,随后拿白线在两侧缝了几针到圣旨上

      而熟悉圣上行文习惯和书写习惯的阁老们却是直接拆了她的那块白绢,提笔就模仿了皇帝笔迹,直接将拟好的旨意往空白圣旨上誊去……

      “既然要演,就得演透了”几位阁老很有默契“朱永宁既然那么细心,你的普通白绢可骗不了他!你可瞧见了,这真正的圣旨底子可是有反光的祥云纹的而圣旨的第一个字,按着惯例必须落在第一朵祥云上!”

      这些,荣安自然是不清楚的

      几位老爷子一个比一个精,还故意写得潦草,每个字都透着些紧张和急迫几人皆觉,这字模仿到了九成相似,七成神韵,几可乱真!

      至于圣旨最后的那方印,自然是画上去的

      他们可没什么玉玺!

      印鉴和笔迹不一样颜色深一点,淡一些,又或是重一些?轻一些?盖章呈现的效果都是大相径庭的所以他们料定,连玉玺都没摸过的朱永宁?绝对不可能从印鉴上判出真假

      这道圣旨?绝对足够瞒天过海!

      ……

      怪只怪,这模仿过于逼真

      确确实实?朱永宁没能看出真假在听到“废黜”和“庶民”几个字时,他就激动了庶民?那还怎么造反?

      人一慌张愤怒?判断力便容易直线下跌?所以他只顾盯着圣旨内容看,哪里能通过原本便不甚清晰的千里眼一点点去分辨

      再瞧见印鉴,他心下更是一慌对方有玉玺,有圣旨?便是名正言顺?马上就能调动禁军和官兵,立马可以昭告天下对方有储君,马上就能准备登基对方有内阁支持,百官也不会站在自己这边,民声也是他们的……

      当时的朱永宁事实已无路可走!

      而几位老爷子还有意刺激他?故意以内阁大臣姿态一同出现,还一同施压?直接送了他“谋反”二字这如同导火索,更是逼着他不得不趁着这事京中还没传开?赶紧给扼杀

      否则即便他能顺利上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后患无穷!

      果不其然?朱永宁上钩了

      “全力调动人手?攻下将军府!”他一声令下,手下卫兵从四面八方围聚来开始行动……

      而同一时间,一直关注这个方向的北城门也收到了消息

      德胜门是两道北城门中偏西一道,相对此刻难民聚集的两道东城门较远,所以聚集的难民是最少的

      按着计划,北营禁军将从德胜门入城

      为了给禁军争取跳过“难民”,最快速入城的方法,他们做了调虎离山的准备

      半刻钟前,德胜门处放出消息,说:东直门抓到了朱永昊,结果打起来了此刻东直门已打开,大量难民涌入,东直门招架不住,只能从德胜门调城门卫前去帮忙

      这消息一出,果不其然,德胜门“难民”上当,既为“勤他们的王”,也为入城,竟是迅速往东撤去……

      当时的德胜门外,只剩了千人左右“难民”

      德胜门看准时机,一个信号出去

      北营禁军便开始了行动

      留于城门附近的“难民”远远发现正快步前来德胜门的禁军,知晓上当,却来不及报信

      只因城门官兵一下多出了三倍有余

      一直表现软弱,面对挑衅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的城门官兵突然强硬起来

      箭如雨下,令得这主力刚离开,留下只为做眼线的千人反贼余军一个个抱头鼠窜,只恨不得掘地三尺找个地方躲

      城门军配合禁军一起,将德胜门外反贼一口气荡清

      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禁军们便全速通过了德胜门他们将从北安门进入皇城,再从玄武门直入宫中,直接将宫中占下

      而德胜门官兵气势恢宏,趁着危机暂除,立马放出了数十拨拿着内阁急件,分别前往京畿各处卫所要求支援的官兵……

      同一时间的将军府门前,朱永宁在京中兵力的九成皆已到场

      他冲君安楼叫嚣:“看见本王兵力否?近五万人!尔等乌合之众,对本王而言连对手都不是!本王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速速出来投降,本王可饶你们不死!内阁诸位老爷子,本王亦可保你们荣华富贵!”

      “朱永宁!你的妻儿还在我手呢!”荣安也跟着喊了一嗓子此刻的她正从露台退下避去三层,好将露台让给一众射手

      朱永宁一滞这才想起来殷馨他早忘了

      妻儿?那算什么!妻子没了可以再娶,儿子没了可以再生,可皇位丢了,这辈子却再难有机会问鼎了!

      “虞荣安,你穷途末路了,以为本王也是廖文慈么!”区区妻儿,算什么?

      “哈!朱永宁你包围将军府时,不是以殷馨被挟持的借口而来?怎么?此刻你不管殷馨和孩子了?你怎么自己打脸了?”荣安笑着出现在了三层正对朱永宁的一道窗口“果然反贼就是反贼!连脸皮都不要了!”

      荣安他们已收到消息,德胜门方向升起一缕黄烟,知道时机已到!所以,她此刻比朱永宁更希望打起来!

      “不要脸就算了,你还是个怂包!”荣安说出这话的最后一个字时,手中长弓已经拉开

      “嗖——”的一声,那箭破空而出!

      她射箭可准呢!

      当年围场她便是十发八中,近年来怀孕后虽不能跑跳,但射箭她还是常玩的!

      这一箭,力道十足,霸气而来!

      朱永宁侧身一避,虽未射中,却是惊险擦过他的脸差一点,他的脸皮就真穿破了!

      他被左右护着退到了一边,扭头便见虞荣安那已射进了柱子的那一箭

      而那死女人还在叫嚣:“怂包!敢做不敢认,说话不算话的怂包!哪有脸做皇帝!有本事别躲啊!”

      对方如此从言辞到行动都分明猖狂的挑衅和出手,如何能忍?关键这还是来自个女人的打击,这让自觉只一步便可登顶的朱永宁暴跳如雷

      “出击!出击!出击!——”这三个“出击”从他的嗓子眼里爆出来,带上了几分疯狂……

      “给本王射死虞荣安!”这女人屡屡坏他好事他的火气彻底被点燃他甚至都不想活捉她,只想弄死她!还得是千刀万剐,钝刀子凌迟,死了还要鞭尸那种!

      于是,无数箭矢往荣安刚站过的窗口射来……

      阁老等人正在撤离君安楼,往将军府退去

      荣安冲他们摆摆手“我即刻就到!”

      她不急

      这君安楼早已完成了加固,尤其是各道窗边的墙壁

      她只要避在了左右,那些个箭既射不穿墙,又不会拐弯,着什么急!

      “哎哟!宁王殿下,不不,忘了你是庶人了!朱永宁!你就这点手段么?”

      这话一出,对方密密麻麻的弓箭再次射来

      “不够看啊!”

      “射不中我,是不是就该我还击了?”

      被荣安这么反复刺激,那道窗口完全成了对方射手的第一目标

      一轮又一轮的箭雨,却压根没法让虞荣安闭嘴

      荣安还笑:“哟!原本我府上箭就不够!朱永宁,再来点最好再给我来个十万支,等会儿就还给你!”

      朱永宁气得想吐血

      “给本王以最快速度拿下君安楼!拿下虞荣安!最快速度!冲!”射箭没用,还是得人上!

      朱永宁的人开始了全线围攻

      而荣安他们准备充分,料定一时半会儿内对方绝对还攻不破酒楼当然,他们也一点不担心对方会攻破

      荣安早就下了令,且战且退,不用拼命小命为上,打不过就退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战线……

      另一边,在禁军入城之时,北安门附近兵马司巡守们早已晃荡多时,将那一片所有的鬼祟之人,尤其是难民给盯住了

      时机一到,暗杀开始

      等候多时的京卫精兵几乎同时出手,一轮轮包围圈确保北安门周围三里地绝无有可能到朱永宁跟前报信的漏网之鱼!

      一场厮杀来得快,去得也快

      禁军快速通过北安门

      而此时人在将军府,正被虞荣安激得浑身冒火的朱永宁还半点不知

      一支不那么显眼的烟火已从北安门升起

      宫中暗卫得了这一讯息,已是悉数往北路宫门玄武门方向靠拢

      待禁军也到玄武门后,他们这些暗卫将与外边北营禁军里应外合,一同对玄武门反军进行攻破,拿下这道北宫门!随后控下宫中,出击保和殿……

      而此时,正将几乎所有人手都投入进攻的朱永宁的人压根不知,顺天府上下官兵已全面出动,正开始与另两大衙门,以及源源不断正输送来侍卫的大族合力,在将军府外八街形成一个更大的包围圈,并慢慢收缩逼近……

      荣安一直在挑着朱永宁的神经,将军府这边,居高临下地给出了一轮轮箭雨,毫不客气地招呼着反军

      朱永宁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再强调“强攻”

      他自觉有人数优势,拿下将军府只是时间问题

      而他要做的,便是将这个时间段尽可能地缩短

      他脸庞的愤怒渐渐被自得取代他的人,轻松就越过了一街,直逼君安楼

      “给本王——拆了那酒楼!杀尽楼中人!”

      将军府这帮人,果然外强中干,只不到一刻钟,便显露了节节败退之相他的人已逼近了那君安楼,可他还看见三层虞荣安的身影飘过窗口……

      “谁要能活捉虞荣安,赏银千两!”

      他错着牙,将唇勾了起来

      他接连这两条号令下,他的人无比积极,一齐冲向了君安楼

      相反将军府这方众人,则是四处溃散,如一盘散沙,个个鼠窜而去

      “争取三刻钟内,拿下整个将军府!”

      朱永宁在短短二十息内,又下了第三令

      不过,他话音刚落,却见对面君安楼似有红光一闪

      他原本还以为是眼花,是错觉,可转眼,又是几十道红光闪过

      他定睛看去,却见红光突然便成了一团火

      那火只一瞬便成了一片!

      他心下咯噔,脑中一闪,暗道不好

      可他还来不及发出指示,“砰——”地巨响传来

      巨大的热量随着接连爆炸喷薄而出,卷着火舌以君安楼为中心,瞬间席卷了周围数十丈范围

      朱永宁纵是隔开很远,纵然第一时间有侍卫挡在他跟前,纵是他自己还拿手肘一挡,可火辣辣的感觉依旧狠狠刮过了他的脸,几乎腾过他的发

      他被掀倒在地,一身狼狈

      而眼前君安楼已成一片火海,空中全是灰蒙蒙的尘土,夹杂着腥甜的血沫味……

      他的耳朵嗡嗡作响,耳鸣阵阵,充斥着他的士兵呜呼哀哉的呻吟

      他气得胸口起伏

      中计了!

      “朱永宁,你炸了我得宅子,我便回赠你一次怎么样?礼尚往来,惊不惊喜?不谢啊!咱们回头见!”

      虞荣安的声音从火光的那头传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